• 客流大 广铁运客640.5万人次 2019-03-25
  • 海拔4400米高山上的午餐 2019-03-15
  • 中国科学家发现混元兽 改写有袋类动物起源历史 2018-12-09
  • 重庆电视台推出《这里是重庆》 再现山城故事 2018-12-09
  • 对中国,美国只剩下高等学校一个优势。中国应与日、俄、韩、澳实行联合办学机制,不足师资,一起把他们从美国挖过来,所正很多是移民过去的 2018-12-04
  • 40载情定广彩 终练就“国大师” 2018-12-04
  • 湖北11选五遗漏一定牛 >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> 正文卷 第三百七十章 礼金

    湖北快三地开奖结果: 正文卷 第三百七十章 礼金

        仔细算了算账后,静音满脸堆笑的对日向镜拍了拍胸脯:“镜,铃拜师的事,我会好好跟纲手大人说一说的,你就放心吧,我觉得问题不大!”

        日向铃本来就是根正苗红的木叶忍者,不论是年纪,还是家族出身都无可挑剔,若非如此,就算出再大的价钱,纲手也不会收一个不知根底的人为徒的。

        日向镜点了点头:“嗯,那就拜托你了!”

        辞别了静音,日向镜略微琢磨了一下,旋即缓步朝着日向宗家大宅走去了。

        因为谋害宗家长老的凶手还没有抓到,而日向镜之前又公开的质疑过日向一族的传统,令许多宗家成员十分不满,所以为了避免激化宗家与分家之间的矛盾,日向镜受伤的这段时间,日向一族并没有派人高调的上门探望。

        但私下里,不论是族长日足,还是日差,都通过铃,向日向镜传达了关切之意。

        本来在这个关口,日向镜是不想沾染家族里的麻烦事的,毕竟眼下还不是整顿家族,清洗顽固分子的最佳时机。但考虑到铃拜师纲手,对日向一族来说也是一件好事,所以拜师的这笔花销,日向镜觉得家族应该也要多少承担一些。

        当然了,最重要的原因是日向镜手里真没钱了。

        一进入日向族地,日向镜的眉头便微微一拧,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发现族地内的族人们在见到他后,虽然表现的十分恭敬与客气,纷纷与他打招呼,但在这种恭敬与客气的表象下,却似乎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

        来到了宗家大宅后,守卫连忙迎了上来:“镜大人,族长正在偏厅等您,请随我来?!?br />
        毫无疑问,日向镜刚一踏入族地,就有族人将消息汇报给了日足,不过这也很正常,毕竟此时的日向镜已经是暗部小队长了,在精英汇集的暗部中,也属于高层之一,是可以竞争暗部长,影卫队长,和上忍班班长的潜力股。

        日向镜没有说什么,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很快,日向镜就来到了偏厅,见到了日足。

        日足上下打量了日向镜一番,笑道:“看样子,你身体恢复的不错?!?br />
        日向镜颔首道:“嗯,本来也只是一些皮外伤?!?br />
        沉吟了一下,日足说道:“镜,这次你受伤,家族没有派人去探望你,希望你不要介怀?!?br />
        日向镜笑了笑:“没关系?!?br />
        日足又解释了一句:“之前的凶手,迟迟没能抓获,家族上下人心浮动,你和宗家一些人又有些误会,所以我才压下了日差,没有让他代表家族去探望你,就是不想让你在这段敏感时期进入一些人的视野,被推到风口浪尖?!?br />
        日向镜淡淡道:“族长,我真的没有在意?!?br />
        日向镜压根就不在意宗家会怎么看他,否则,他也不会公然提出对家族传统的质疑了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对于保守的日向一族来说,传统是宗家统治分家的根基,这不单单是柔拳的问题,更是宗家存在的正当性和合法性的问题。

        因此,对传统的质疑,几乎可以等同于对宗家的质疑了。

    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宗家上下对日向镜十分不满的缘故,个别激进者,甚至怀疑是日向镜谋害了宗家长老,只不过由于没有证据,再加上日向镜的身份地位早已今非昔比,所以尽管存在怀疑,宗家拿日向镜也没有什么办法。

        日足松了口气:“你能理解就好?!?br />
        对于日向镜,日足是非??粗氐?。

        这不仅是因为日向镜实力不俗,是日向一族新生代中的顶梁柱,更是因为上次日向镜甘冒风险,为日向一族解决了格洛牙事件,让家族躲过了一场劫难。

        寒暄了几句后,日向镜说出了自己的来意。

        得知日向镜想让铃拜纲手为师,日足若有所思的点头道:“嗯,这的确是个好主意?!?br />
        四代早亡,三代年迈,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任火影的,就是三代的两位徒弟自来也和纲手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如果安排一位自家的族人成为纲手的弟子,那么将来若是纲手继任了第五代火影,日向一族与火影一系的关系就会更加亲密了。

        见日足点头了,日向镜笑道:“我试探过静音的口风了,铃拜师这件事若要办成,恐怕需要一笔不菲的礼金?!?br />
        日足当即大笑道:“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来见我了,好吧,铃拜师这件事,对她自己,对家族都有莫大的好处,作为族长,我自然不能吝啬。这样吧,我私人出三千万,不,出三千五百万,作为铃拜师纲手的礼金!”

        日向镜倒没有太高兴,反而暗忖道:“看来族长是没听说过纲手‘肥羊’的外号啊?!?br />
        三千五百万实际上已经是一笔巨款了,但对于欠了一屁股债的纲手来说,日向镜估计这三千五百万还不够填她的大窟窿。

        见日向镜默默不语,日足疑道: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...”摇了摇头,日向镜笑道:“我代表铃感谢家族的支持!”

        做人不能得寸进尺,日足一下子拿出三千五百万的巨款,日向镜若是再不知足的话,那就有些不知好歹了。

        将装满了钞票的箱子封印进了储物卷轴后,日向镜面带笑意的离开了宗家大宅。

        回到了家里,他发现院子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不起眼的小竹筒,用白眼略略扫了竹筒一眼,见里面只有一个纸条。

        “嘿...”

        轻笑了一声,日向镜随手一握,隔空将竹筒摄到了手里,取出了里面的纸条。

        纸条上密密麻麻的写了好几行,内容全是宗家暗中对日向镜搞的小动作。

        比如,宗家正在暗中调查日向镜。

        又比如,宗家最近在培养另一位天资不俗的分家成员,想让那名安分的分家成员,取代日向镜在暗部中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收起了纸条,日向镜翘起了嘴角:“有点儿意思?!?br />
        送这个纸条的人,明显是想利用日向镜来对付宗家,或许在那人眼中,被宗家怀疑和敌视的日向镜此刻必然是满心怨怼,对宗家耿耿于怀的。

        然而对方根本没有料到,宗家在日向镜的眼中并不算什么,他的眼光,早已经不局限在区区的一族一村了。

        随着实力的提升,日向镜的气量也在不知不觉间提升了许多,对如今的他来说,部分宗家成员的怀疑和敌视,并不能撩动他的心境,这就好比一个即将入锅的小龙虾,不论它在盘子里如何的张牙舞爪,食客都是不会在意的。

        “没功夫去找你,你倒是自己跳出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日向镜一边捏碎了纸条,一边走进了屋子。

        如果日向镜没有猜错的话,这个送纸条给他的人,很可能就是之前袭杀了宗家长老,并潜入宗家密库的那个家伙了。

        也许在对方的心中,同为分家成员的日向镜是可以笼络和利用的对象,所以送来了这个纸条,一方面是挑拨日向镜与宗家的关系,一方面是向日向镜示好。

        如果说宗家的部分成员只是保守跟愚昧的话,那这个家伙就是十足的心怀鬼胎了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,日向镜照常来到了训练场。

        或许是有了昨天的教训,这一次红,疾风,夕颜三人的战术保守了许多,各种影分身术,替身术以及陷阱层出不穷。

        在没有动用转生眼能力的情况下,日向镜费了些功夫,才将他们一一打倒。

        瞥了眼地上的三人,日向镜漠然的说道:“以你们这样的实力,如果遇上了晓组织成员,必死无疑,所以努力吧,明天继续考核,希望你们能有更好的表现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罢,日向镜如昨天一样闪身离开了训练场。

        红有些气恼的说道:“真是太可恶了!”

        疾风一边轻咳着,一边默默注视着手中的长剑,似乎在琢磨着什么。

        夕颜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:“看来真要跟队长说的一样,必须以杀死他的决心出手,才有击败他的可能!”

        三人中,只有年龄与日向镜差的最大,与日向镜最不熟的夕颜,最先醒悟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红秀眉微蹙:“你的意思是说要把这场考核看成是真正的生死之战,而非普通的较量?”

        夕颜轻轻点了点头:“我觉得队长应该就是这个意思!”

        疾风这时也站了起来: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要把队长当成真正的敌人了!”

        今天被打败时,疾风就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对劲,听了夕颜的话后,他才明白是哪里不对劲了。

        ‘木叶流剑术’尽管不是首重杀戮的嗜杀之术,但持剑者心中若没有半点杀意,那‘木叶流剑术’的威力必然会大打折扣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

        而就在第七班成员商议着明天的考核时,日向镜再次来到了居酒屋的二楼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今天考核时,解决的没有昨天那么干脆利落,所以日向镜稍稍迟到了几分钟,不过静音显然没有在意这些,笑着对日向镜说道:“我把铃想拜师的事情跟纲手大人提了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纲手大人怎么说?”

        静音说道:“纲手大人本来是不准备收徒的,不过听说铃很想跟她修炼医疗忍术后,隐隐动了收徒的念头,只是...”

        话说到一半,静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终究还是脸皮太薄,有些话实在是说不出口。

        日向镜自然不会看静音的笑话,主动说道:“拜师的礼金方面,你不用担心,我们日向一族出得起这个钱!”

        铃一旦拜纲手为师,不仅她自身的实力能得到提升,她在家族和村子中的地位也会随之提升,要知道四代就是三忍的弟子,成为了三忍的弟子,基本上就算是融入了火影一系。

        而且铃还会受到纲手的庇护,在纲手身边呆着,一般人根本打不了她的主意。

        听日向镜主动提起礼金,静音松了口气,随后笑道:“你不要误会哦,纲手大人不是因为礼金才收徒的,纲手大人其实一直挺喜欢铃的,上次在忍者学校挑选徒弟时,差点就选了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...”

        日向镜露出了一个‘我懂’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静音点了点头:“嗯嗯,你知道就好!”

        日向镜问道:“那礼金的数额是多少?”

        静音翻出了小本,瞧了瞧后,低着头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如果可以的话,纲手大人希望是...不不不,是我希望是五千万...”

        说到后面时,静音的声音已经细不可闻了,要不是日向镜耳力不错,他还真不一定能听清楚静音说的具体数额。

        “五千万么...”

        日向镜用手指轻击着桌子,思索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纲手开出的礼金数额,其实比日向镜想象的要少,五千万对旁人来说,或许是一笔巨大的数额,但对于日向一族来说,也就是一笔大钱而已。

        只是日向镜手头七拼八凑也只有四千万,距离五千万少了足足一千万。

        见日向镜默然不语,静音连忙说道:“如...如果你觉得数额太大了,我们可以商量的!”

        五千万在静音看来无疑是一笔巨款,普通忍者哪怕勤勤恳恳的工作几十年,也绝对攒不下这么多钱,所以她此刻心虚的很。

        日向镜摆了摆手:“不,我给七千万!”

        静音怔了下,半天才反应过来,惊道:“什么???”

        日向镜说道:“但这不是没有条件的,我希望纲手大人不要藏私,也不要对铃有任何偏见,将她看做是真正的弟子!”

        与其讨价还价让人厌烦,不如加大投入,让纲手欠铃一个人情,更用心的去指导铃。

        至于钱的问题,一千万是筹,三千万也是筹,反正马上就要去雾隐一趟了。

        静音连连点头:“你就放心吧,我刚才说的并不是假话,纲手大人的确很喜欢铃。纲手大人私下里其实跟我说过,拥有能看穿人体经脉,血管和肌肉骨骼的白眼的日向一族,才是修习医疗忍术最佳的人选,所以她一直盘算着在日向一族中挑选一个弟子。铃拜师后,她一定会一视同仁,不会对铃有任何偏见的!”

        日向镜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这样我就放心了!”

        
    新书推荐: 从斗破开始做男友 幻想神域Testament 修真高手在校园 英雄联盟之唯我独尊 我不是五五开 绿茵天骄 王座在上 潘德世界 湖北11选五遗漏一定牛 签收一只小龙女
  • 客流大 广铁运客640.5万人次 2019-03-25
  • 海拔4400米高山上的午餐 2019-03-15
  • 中国科学家发现混元兽 改写有袋类动物起源历史 2018-12-09
  • 重庆电视台推出《这里是重庆》 再现山城故事 2018-12-09
  • 对中国,美国只剩下高等学校一个优势。中国应与日、俄、韩、澳实行联合办学机制,不足师资,一起把他们从美国挖过来,所正很多是移民过去的 2018-12-04
  • 40载情定广彩 终练就“国大师” 2018-12-04